郁冬 那痴心不改的少年 - 女性 - 重庆健康网

重庆健康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女性

郁冬 那痴心不改的少年

重庆健康网(www.chachediaoche.com)收集整理 | 发布日期:2018-12-31

冰冷的早晨

路上停留着寂寞的阳光

拥挤着的人们

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

匆匆走过的时候

不能发现你的面容


上世纪90年代,国内的民谣歌曲曾经红火过一阵子,许多抱着吉他,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,飘在北京。或带着对往日的回忆,或带着对未来的憧憬,他们写出一首首简单而又纯净的曲子,今天看来,那个“从前慢”的时代,是多么令人怀念。

老狼曾经说过,他心中有两个天才,一个是朴树、一个就是郁冬。


感谢音乐,感谢郁冬。”在一档电视歌唱节目中,老狼眼泛泪光演唱完《虎口脱险》后,特地感谢了好友,《虎口脱险》的词曲作者郁冬,第一次知道郁冬是因为李健翻唱了一首他的《露天电影院》。

 

1995年郁冬个人专辑《露天电影院》出版后,很快便成为年度金曲,也因此获得了全国最佳创作歌手奖,这张专辑里的歌曲在今天听来依旧深刻隽永

于校园民谣,高晓松曾经这样评价过:“无法描绘出那个时代的确切模样,只记得那些书包里的诗集,四周充满才思和风情,骠悍和温暖。

 

1972年出生的郁东,正如和他的名字一样,温和又有些羞涩。在朋友的回忆里,郁冬常常站在朋友们身边闷闷地抽烟,偶尔简单地说一两句,有时候还会脸红。

 

郁冬最早开始写歌正是在高复的时候,目的是为了排解压力。偶然的机会郁冬在北京农业工程大学的操场上认识了沈庆,沈庆又给他引见了高晓松、逯学军、邱柯等人,其中沈庆、逯学军、高晓松后来都以校园民谣的领军人物的身份为公众熟知。而邱柯以操盘手的身份为我们熟知。

 


▲左起郁冬、逯学军、沈庆。1991年6月农工大欢送1987级毕业生晚会后在艺术团的聚餐

 

郁冬说那段时间他过得很开心,当时的北京不得不可说是一个骑着自行车就能大谈理想的浪漫时代。他们每天相约在北大草坪上,有人出题然后创作歌曲,听起来就像古时候的曲水流觞。《校园民谣》这张专辑中的大部分歌的诞生地是北大草坪。

 

郁冬这个名字渐渐为人所知。当走在路上开始有人找他签名,当商演接踵而至时,他开始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歌手。那时候他才22岁,年轻气盛。才华横溢到几乎可以用咄咄逼人来形容。而当时他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,但愿自己“在得到的同时,不失去心中原有的最宝贵的东西。”


如今市面上广为流行的某些民谣路数,比如无病呻吟的自怜,油腔滑调的暧昧,郁冬都不曾沾染过。他诚恳、朴实,说一句是一句,不吝于将一颗真心掏出。他唱着年轻的情感,却成功摆脱了荷尔蒙指导下的玄虚和浮躁。

后来的事也被说了很多次,事业上升期的郁冬因为一次交通事故被判刑,就此离开了公众的视线,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有人说他现在在中关村做IT。但此后也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,也没有再听到他的歌。

 

我们无法仅凭着最表面的逻辑,去臆断一个人的选择。取舍总是比我们看到的更为复杂。我们不知道他后来经历了什么,只知道一个天才从他意气风发的既定轨道上失踪了,与他热爱的音乐失散了。这是他选择的沉默。

时间就是这么危险,轻易地改变我们的模样。

郁冬只出了一张专辑:《露天电影院》,专辑里的每首歌都是精品,美好灿烂而忧伤。